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標桿研究 > 標桿研究

          對標深圳:四個經濟特區,為什么只有深圳發展最快?

          (來自: 發布于:2020-10-23)

          從改革開放的熱土,到如今的創新與奇跡之城,深圳用加速度騰飛和高質量發展,向世界證明了經濟特區的強勁動力。

          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,在這個值得紀念的時刻,9月21日下午,“進無止境——紀念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暨企業精神高峰論壇”在深圳平安金融中心隆重舉行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國家發展改革委原副主任、深圳市原市長、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會長李子彬,著名經濟學家、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,著名經濟學家、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,中國著名戰略咨詢專家、智綱智庫創始人王志綱,人文財經觀察家、秦朔朋友圈發起人、中國商業文明研究中心聯席主任、《無止之境》作者秦朔,中國平安集團董事會秘書兼品牌總監盛瑞生出席本次論壇,并發表了主題演講。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本文將結合上述主題演講內容,對深圳40年來發生的驚人變化,“深圳奇跡”背后的動因與密碼,以及深圳未來發展的機遇與挑戰進行探討。



          01、從“不到香港的1%”
          到成為“亞洲前四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自1980年8月26日設立特區以來,深圳市經過40年的頑強拼搏,在經濟社會的發展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深圳GDP從成立經濟特區前的1.79億元,還不到香港的1%,發展到2019年2.69萬億元。轄區內財政收入從成立前的幾百萬元,增加到2019年的9424億元。深圳市從一個純農業小縣,超過香港,一躍成為經濟總量位居亞洲前四的現代化科技大都市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和40年前相比,今天的深圳面積是當年的6倍,人口是當年的42倍,GDP爆增為當年的14000倍。

          按前國家領導人胡錦濤的話來說,這是“世界城市化、工業化、現代化發展史上的奇跡”。這一座城市創造了享譽中外的“深圳速度”和“深圳質量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這40年也是中國發展最快、經濟最繁榮的40年。開始改革開放前,整個中國都快過不去了,很多中國人都抬不起頭來;沒想到改革開放后,中國現在直逼美國,還有人開玩笑說,美國搞中國的企業,幾乎都沒出過深圳南山粵海街道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王志綱在“進無止境——紀念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暨企業精神高峰論壇”上,就提到深圳現在已經不僅是頂梁柱,也是大灣區的頭號種子選手,“它帶著大灣區一起玩,這連廣州也不行?!?br />
          王志綱

          如是金融研究院做過一個研究,發現未來中國至少需要8個一線城市,每個城市大概承載2000萬人口,它們被稱為“新一線城市”。中國可能會有20多個城市,有希望在未來10~20年里,進入到“新一線城市”行列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從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,廣州可能會顯得比較著急、緊張。過去很多人提起一線城市,都會說“北上廣深”。但是現在,廣州發展的速度沒有深圳那么快,甚至出現了“廣州20年以后可能會變成環深圳城市”的說法,令人擔憂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深圳是一線城市。而且,相對而言,它這些年來發展的速度都很快,取得的成績相當矚目。從當前來看,深圳是“新一線城市”的領跑者,未來進入“新一線城市”行列的機會是很大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但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原副主任、深圳市原市長、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會長李子彬在“進無止境——紀念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暨企業精神高峰論壇”上發表的講話,現在中央政府對深圳提出的要求,已經變得“很高”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2019年8月,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《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》的意見提出,到2025年,深圳經濟實力、發展質量躋身全球城市前列;到本世紀中葉,深圳屹立于世界先進城市之林,成為競爭力、創新力、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桿城市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02、為什么四個特區
          只有深圳發展起來了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1980年8月26日,全國人大批準深圳、珠海、汕頭、廈門四個經濟特區同時成立,并指出,它們的使命都是發揮改革的實驗場作用、開放窗口作用,以及對內地經濟發展的釋放輻射帶動作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當時,深圳是縣,面積就30平方公里,農民占主體,而珠海、廈門和汕頭都是地級市了,人口和經濟總量都大于深圳。而且,這四個經濟特區成立后的前15年,享受的中央政策都是一樣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但是,特區成立17年后,珠海、廈門和汕頭的經濟總量就只有0.87個深圳了;特區成立38年后,三個特區的經濟總量就只剩下0.45個深圳了,連1/2個都不到。

          為什么后來深圳的發展速度更快一些,經濟效益、經濟質量更好一些?這個問題需要認真研究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1. 政策支持、地緣優勢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特區建立之初,中央在稅收、財政、外匯管理等方面給了一些特殊政策。政策優勢和體制機制優勢吸引了一些國務院部門、省市部門來深圳投資。技術和人才隨之進入深圳??导央娮?、先鋒集團都是原來電子信息部下面的企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深圳經濟特區也有比鄰香港的優勢。香港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和全球貿易中心,改革開放以來,來自香港和臺灣的資金率先進入深圳投資建廠。隨著大批的“三來一補”加工貿易企業進入,深圳的工業迅速發展,城市人口和城市規??焖僭鲩L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可以說,深圳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先行者,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實踐者,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成功范例,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有力證明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堅定地進行改革,這種信念和舉動非常重要。中央政府在確定改革開放的政治路線后,除了1984年視察并題詞、1992年南方講話以外,這么多年來仍持續不斷地給予了深圳所需要的政治支持。深圳現在也沒有壓力,還怕中央政府說它跑得不夠快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2. 勇于擔當、敢闖敢試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李子彬在“進無止境——紀念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暨企業精神高峰論壇”上指出,深圳能夠取得當前的成績,很大程度上,在于它率先突破計劃經濟體制的束縛,大膽探索、建立和逐步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到1995年,深圳已經初步建立起社會與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。這個框架以土地市場、勞動力市場、產權交易市場等十大體系為核心,涉及3000多家機構和公司。這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生產力,促進了深圳高速度、高質量、高效益的發展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深圳做到了許多“第一”。它在全國率先改革政府審批制度,大幅度精簡政府的審批事項,從728項減少到305項,減幅57.8%。深圳由于大力整治三亂,從1995年下半年到1996年末,基本上清理了“亂收費、亂罰款、亂計支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1996年,深圳大膽探索競爭性領域的國有企業產權多樣化制度改革。它建立和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,確實轉變企業經營機制,做強做大國有企業。深圳的國有經濟從無到有,到1995年的時候,它的總資產、凈資產已經在全國各大城市中排第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李子彬指出,深圳在諸多領域的改革和探索,都早于全國各大城市15年左右,發揮了改革的先行作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3. 凝聚群眾、放大力量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這40年來,深圳市不僅涌現出了一批批艱苦奮斗、開拓進取、力爭上游的政治干部,還涌現出了無數的個體英雄。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,形成了包容共享的城市文化。每一個懷著夢想來深圳的人,都拼命、踏實地工作,他們也富有創新、創造的能力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正如王志綱指出的,很多人才曾經到廈門、汕頭,最后待不住,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文化排斥,他們根本就融入不了當地。深圳恰恰相反,它原來沒有工業、沒有大學,為了改變此狀態,深圳多次到全國各地招聘行政管理、科學技術和勞動技術人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大學畢業生、出國留學歸國人員等各類人才紛紛來到深圳創業。像馬明哲在這樣的舞臺下,做出了一個全世界非常牛的綜合金融集團中國平安;像任正非44歲創業,還能做什么事呢,但是市場經濟給了很大的天地,一不小心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

          秦朔指出,企業家活動,與能不能得到有效的激勵是非常相關的。

          “過去,好的激勵不僅是給人錢,還是有想法,可以讓人去試。馬明哲一開始創立平安,并不是拍腦袋出來的。當時到蛇口投資的很多都是港商,港商很多都會買保險。那么,市場上不可能只有一個選擇,只能買到人壽保險的產品。馬總想:既然市場有這個需求,為什么不能去試一試呢?這種市場的力量慢慢反應到了平安公司?!?br />
          秦朔

          平安非常典型。開業的時候13個員工,3臺電腦,40平方米辦公室,還包了廁所。誰能想到今天的平安,在世界金融企業收入排名第二呢?全球排在平安前面的,是巴菲特旗下的一家公司。如果只以金融業務的總額來計,平安是全世界的第一名。

          這個事實本身是非常激動人心的,就是這樣一個非常普通,并沒有很高學歷,但有理想、愿意嘗試的人,基于深圳蛇口的基因,幾十年以后變成世界第一。

          4. 升級產業、布局前瞻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特區成立之初,深圳以“三來一補”加工貿易為主,技術含量不高。但是,從1995年開始,深圳已經審時度勢,不失時機地推進了產業的升級換代。各個城市的發展路徑不同,有的以商業外貿為主,有的是旅游業為主,而深圳市各界領導干部堅持通過工業化進入現代化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科技創新是經濟發展第一推動力,高新技術產業是深圳經濟發展第一增長點。深圳后來也建立了人才集成、科技成果、資金支持、創新科技開發體系、政策環境、法律法規保障、建立高新技術開發區等七個體系,逐漸持續地向前推進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李子彬指出:“深圳經濟要轉型,這并不是1995年之后,我才認識到的.....最早在1993年,廣東省政府領導就有了‘轉型’這個提法,問題是往哪轉,不知道?!?br /> 
          他當時分管化學工業部下的5所大學、4個研究院、91個設計院,對世界的科技發展水平、科技發展動態了解較為深入。因此,他1995年上任深圳市長后,才提出來在深圳要大力發展信息產業、生物技術產業和新材料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近十幾年來,人工智能、5G、大數據、云計算、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,也得到了高速發展,于是最近20多年來,像華為、騰訊、大疆、平安、招商銀行等企業,在深圳本土成長起來,發展成為一大批享譽中外的跨國集團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深圳不僅是宏觀層面,連微觀層面的企業和個體也有這種前瞻意識。中國平安集團董事會秘書兼品牌總監盛瑞生就透露,馬明哲有一個戰略理念,叫做“多幾步”,即當看到正在賺錢業務的時候,再往前看兩到三步,看有哪些業務可能帶來新的機會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5. 深化改革、改善環境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深圳持續不斷地深化改革,大大改善了深圳市的營商和文化環境。李子彬指出,上海的體制機制轉變與深圳有差距,“不是勤勞上有差距、智力有上面有差別,還是體制機制上不一樣?!?br /> 
          他提到阿里巴巴原來在上海,長大了就待不住了,跑杭州去了。當時,中央常委的領導同志給上海市委書記打電話,讓他們研究下,為什么留不住。于是1998年下半年,上海市委書記帶隊到深圳,主要考察高新技術、國企改革。他們走了之后,上海政府又4次到深圳。一年的時間,上海來過深圳5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1991年1月,北京的書記和市長帶隊到深圳來考察學習,重點考察高新技術產業發展、深圳的城市規劃建設。當時,北京來過深圳3次。

          北京有很多高院,但是他們的高新技術企業沒有深圳厲害。深圳原來大學少,國家級科研機構少,但現在大學、共建或單獨創辦產業研究院加起來約有60所,支撐起深圳經濟的總量、質量和速度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20多年來,深圳走出一大批土生土長的跨國集團,創造一個個經濟奇跡,這不是偶然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03、深圳當前面臨的幾個重大挑戰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美國發動貿易戰,其中打擊的很多公司都出自深圳。這是一種“幸福和焦慮”,表明深圳已經發展到某種水平了。而且,是“進入到無人區的競爭”了,沒有經驗可循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1. 全球經濟格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周其仁在“進無止境——紀念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暨企業精神高峰論壇”上,指出中國跟40年前有很多變化?!叭绻f40年前中國是憑貧窮加上改革開放,再以很低的成本加入了全球競爭的話,那么今天這個格局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?!?br /> 
          他表示,現在在中國上頭有很硬的天花板——發達國家,雖然它們矛盾重重,面臨經濟增長的很多新問題,但是它們手里掌握的,是全世界市場都需要的關鍵的產品和關鍵的技術——這叫做“獨到性經濟優勢”。而它們是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還相對非常薄弱的。
          周其仁

          40年前,比中國窮的國家有很多,但它們通常不會出產在全世界市場有競爭力的產品。今天的情況不同。越南、印度開放比中國晚,人均收入比中國低,但是它們在全球吸引投資和產業方面,已經形成了非常有競爭力、吸引力的優勢。

          現在到很多發達國家的超市、商場和購物中心里面看,找一些服裝翻翻,會發現生產地在印度、越南或馬來西亞的比例在增加,生產地在中國的比例反而在減少。它們的成本比中國還低,于是中國的產業正在移到印度去。這就是“后有追兵”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中國經濟多少年來都是出口導向的。大量的低成本的生產要素,結合外來的資本、技術和世界市場,形成了大量的出口。但是,中國現在不差錢,國外的錢進入到土地等生產要素,中國的成本就上去了。而且,中國企業還有市場競爭的成本、法律規定的成本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中國經濟的獨到性優勢沒有上去,而成本大幅度上去了,這就是中國經濟當前面臨的最基本的挑戰?,F在中國是“上有天,下有地”,被夾在中間,參與全球經濟競爭會感覺比較困難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2. 兩個建設目標的邏輯是相悖的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建立特區40年后,深圳現在有了新的目標:建設金融中心和科技中心。但是,正如管清友指出的,如何同時實現這兩個目標,深圳仍然要付出艱苦卓絕的努力。因為從世界城市產業化歷史來講,金融中心和科技中心的邏輯往往是矛盾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管清友說:“簡單講,金融行業的牌照很值錢,這是很賺錢的生意,一旦牌照有了,利潤率很高,不愿意賣大白菜了;但是,做科技要從賣白菜開始。所以金融屬性和產業屬性是矛盾的。但凡跟金融沾邊的城市,往往都是房價比較高的,相當于變相提高了商務成本,擠出了很多產業。比如倫敦、澳門,房價非常高的話,做科技非常難?!?br />
          管清友
           
          3. 獨角獸數量和人才流入增長降速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深圳在很多領域做得沒有那么好。比如,深圳政府做汽車,做不過廣州;深圳的醫藥企業,做不過上海和蘇州;深圳的金融行業,做不過香港、迪拜。深圳已經積累了很多教訓,要做一些反思。

          需要注意到的是,2006年的大疆之后,中國更優秀的獨角獸,特別是百億級美金的獨角獸,大多是出自北京、上海、杭州,沒有一個是出自深圳的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另外,深圳一直說最吸引人才,但是從2019年開始,占中國人口流入第一位的城市已經不再是深圳,而是換成了杭州。

          是因為高房價嗎?還是因為自我滿足意識?深圳未來還能再出現馬明哲、馬蔚華和馬化騰這樣的人?這是需要冷靜下來思考的。

          編 輯:子然
          來 源:正和島(ID:zhenghedao)

          汽车改装